在杰拉德的带领下,格拉斯哥流浪者以28胜4平的战绩,提前6轮夺得苏超联赛的冠军。这是格拉斯哥流浪者阔别10年,再一次加冕联赛桂冠。那么,将执教利物浦视为终极目标的杰拉德,如何在三年时间内改变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呢?The Athletic记者Jordan Campbell进行了深度报道。

近29000名球迷观看了杰拉德执教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第三场比赛(在埃布罗克斯进行的友谊赛)。上半场45分钟,虽然维冈竞技表现平平,但他们控制住了场上局势,并开始享受比赛的乐趣。

诚然杰拉德此前并没有过执教一线队的经验,但球员们很快就意识到,他们想要在杰拉德麾下踢球,必须要适应新的标准。比赛中场休息之时,杰拉德在更衣室内说道:“听着,我们是流浪者,我们是流浪者。对手正控制着局势,这是令人尴尬的。这里是我们的主场,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,我不准许这样的情况出现。”

杰拉德的“长篇大论”显然达到了预期的效果。最终,格拉斯哥流浪者凭借莫雷洛斯、卡蒂奇和萨迪克在17分钟连入3球,取得胜利。一位内部人士回忆道:“那会儿我们还在相互了解,但季前赛的情况就如同杯赛决赛一样。杰拉德大部分时间都很平静,但那天他爆粗口了。他也有脾气暴躁的一面。如果你们做得不对,他可以把你们每个人的头都扯下来。球队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”

2018年5月,杰拉德出任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帅之时,他就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为了恢复球队往日的身份和传统。因此,他必须将埃布罗克斯打造成一座堡垒。并不说杰拉德为了达到什么戏剧效果,所以做了这样的事情。

10年间,格拉斯哥流浪者经历了生存危机,人们承受着痛苦和旁人的冷漠,如今的格拉斯哥流浪者终于摆脱了失败者的标签,再次加冕联赛桂冠。多年来的不顺,在这一刻被尘封入册,格拉斯哥流浪者,开启了全新的篇章。

杰拉德成为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帅之后,球队在老字号德比中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绩,且执教球队的三个赛季里,他均能帮助球队从欧联杯资格赛中杀出重围,甚至两度杀入16强。

本赛季,无论是杰拉德的格拉斯哥流浪者,还是凯尔特人,其实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对于格拉斯哥流浪者来说,他们试图恢复往日荣光,赢得联赛冠军,将队史联赛冠军数扩大到55个。对于凯尔特人而言,他们的目标是达成联赛10连冠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想要在这个赛季夺冠,他们必然要在各个层面上进行彻底转型,他们必须具备克服困难的韧性和信心,但更重要的是,这需要高质量的球员按照高质量的计划去努力。显然,杰拉德和格拉斯哥流浪者做到了。

● 前主席大卫-金解释自己为何相信杰拉德是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帅的唯一适合人选;

● 杰拉德的策略被用来完善球队战术计划,使其在欧洲赛事中表现出色,并帮助球队在苏格兰足坛重新占据主导地位;

● 格拉斯哥流浪者面对新冠疫情,如何充分利用现有资源(包括视频会议、健身项目和赛季前的额外工作),实现球队提升。

抵达格拉斯哥流浪者训练基地不到三个月,杰拉德便开始了自己的“改革”。训练场的部分场地已然根据他的喜好进行了升级或者改建。食堂被改造成了一个公共空间,并按照杰拉德的要求尽可能创造一个友好的环境。手机不准许带入,连排长桌也被替换——在这个公共空间里,划分成了好几个区域。

杰拉德会在会议室与教练组充分沟通,执教球队的第一周便与所有人(球员与教练组成员)进行了深入沟通,建立起了联系。即便是现在,格拉斯哥流浪者的训练基地都拥有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,球员可以花时间在这里进行社交活动。

杰拉德的名气和他所散发出来的光环令人生畏。然而,当他第一次与球员讲话之时,他要求球员们在上场要放松自己的状态。虽然马克-艾伦给了杰拉德一份队内球员简报,并告诉他这些球员在球队的地位,但杰拉德有着自己的决定——这就是为什么安迪-哈利代成为了杰拉德治下的“非正式队长”。

刚接手球队之时,杰拉德便试图缓和球队的紧张氛围。他表示,不仅仅是球员们希望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,他和教练组也希望如此。在场外,球员们看到了杰拉德冷酷和温情的一面,而在训练场上,球员们必须执行杰拉德的“残酷标准”。

训练第一天,球员们就测试了自己的最大心率。在杰拉德和乔丹-米尔森的带领下,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球员们几乎每天都要进行5次3分钟的快跑。一名球员谈及此事说道:“一想到它们,我就犯恶心。”

任何人都没有摸鱼的机会。球员们被分为几个小组,分散在训练场的各个角落,并且在队内形成了强烈的竞争状态。仅达到球队平均水平是远远不够的,球员们必须证明自己能够达到极限,而且每个教练组的成员在每次跑步训练时都在场,使这项任务变得更加紧张。

如果任何球员在跑动中没有达到一定的心率范围,杰拉德会走到训练场中,找出那些没有努力训练的球员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目标是清晰的,并且为了达成目标在反复磨练:这就是格拉斯哥流浪者与其他球队的区别,这让他们在比赛中迸发了更大的能量,帮助他们赢得奖杯。

作为一名球员,“自我怀疑”的能力将驱使杰拉德达到只有精英球员才能承受的高度。作为一名主教练,杰拉德更加不会妥协。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,或许就如同翻新后的训练基地里写着的一句话:团队大于个人。

2018年,格拉斯哥流浪者发现自己正处于选帅的十字路口。沃伯顿治下的格拉斯哥流浪者日渐衰落,凯西尼亚和格雷姆-默蒂也没有能够帮助球队扭转颓势。2018年3月的比赛中,杰拉德作为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客人,在现场观看了一场球队2-3不敌对手的比赛。

当时杰拉德与格拉斯哥流浪者前主席大卫-金进行了一场轻松的交谈,而正是这场交谈,为格拉斯哥流浪者日后的复兴播下了一颗种子。杰拉德与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情缘可以追溯到2017年10月,当时杰拉德率领利物浦U18梯队在埃布罗克斯4-1击败格拉斯哥流浪者。

大卫-金告诉记者:“我们笑着开玩笑,谈论着他想做的事情。不管他想做什么。我笑着说,可能有一天我会拨通他的电话。”

在寻找新帅的过程中,考虑到球队在凯西尼亚身上的错误“投入”,大卫-金意识到新帅必须拥有合适的资源,因为并没有多少人能平衡好球队财政与球队阵容深度的关系。

大卫-金说道:“在与凯西尼亚的那次失误之后,我意识到,不管谁来,都需要另一份预算,我们不能再犯错了。当时有很多候选人,甚至还有执教过英超球队、英格兰国家队的教练,但我觉得,他们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赢家。他们能适应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环境吗?”

“唯一没有在我考虑范围之内的,是经验的问题。那是达格利什和我说的。当时我希望他来执教球队,并询问他的想法。他说:‘听着,大卫,我真的认为格拉斯哥流浪者现在需要一名有经验的主帅。’我回复道:‘没有一位有经验的主帅是我值得托付的。我只是对他们没有信心。’”

杰拉德仅仅当了18个月的青年队主教练,但在与大卫-金会谈了差不多15次之后,他们之间达成了“共识”。球队保证了杰拉德对财政投入的要求,并接受了杰拉德对长期转型的承诺。

大卫-金说:“达格利什说:‘和一位此前没有取得过成功的人合作,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,但如果你要做这件事,杰拉德就是最适合的人选。’我和艾伦用了很多时间与杰拉德沟通。我不觉得这是一场赌博,因为管理的一部分就是领导力,而杰拉德展现出了超强的领导力。没有经验,这并不是一个决定性的短板。”

“如果说当时我还有怀疑,杰拉德亮相之后球迷的反应,真是让我大吃一惊。杰拉德走过来说:‘哇,我能再来一次吗?’”

杰拉德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组建了球队,这支球队拥有所有他期望的特质。迈克尔-比尔会坐在看台上进行战术观察,然后将自己看到的一切传递到场边。杰拉德被球员们描述为共事过的、最好的教练,甚至罗比-福勒在自己的播客上说,自己需要20年才能成为杰拉德那样优秀的教练。

哈利代说:“杰拉德对细节和防守组织的关注,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他给了每名球员一个清晰的定位和角色。在比赛中清楚知道主教练对你的期望是什么,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事情。如果你没有坚持下去,你知道那是你的错。”

比尔承担了大部分训练工作,而杰拉德也很享受监督训练的角色。一位被邀请观看格拉斯哥流浪者训练的教练回忆说,在一起训练中,杰拉德走了过来,然后”一脚踢在球员的上“,很快就能看到球员训练标准的提升。

汤姆-卡尔肖和杰拉德关系密切,他和杰拉德曾在利物浦青年队有过共事,并对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成功起到了很大的影响。格拉斯哥流浪者在过去两个赛季的各项赛事中攻入了47个定位球,这都要归功于他们在定位球方面的训练投入。

麦卡利斯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教练,他了解苏格兰足球的变幻莫测,总能够传授给球员们一些独特的经验。他在球场上的工作比人们想象的要多——他甚至还参与了球队长传球的训练。事实上,在本赛季的热身赛中,如果有一件事是可以笃定的,那就是麦卡利斯特和格伦-卡马拉(格拉斯哥流浪者中场)进行传球训练。

在格拉斯哥流浪者,没有小团体的存在。莫雷洛斯仍然只会说最基本的英语,但他知道的比他表现出来的要多。2019年,他眼看着最好的朋友丹尼尔-坎迪斯离开球队——坎迪斯为莫雷洛斯扮演着翻译的角色, 为其融入球队起到了关键作用。有关莫雷洛斯可能被孤立的担忧,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。莫雷洛斯可以通过翻译软件来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能在不交流的情况下享受生活。

杰拉德的球员管理能力已经“崭露头角”。就如同早期对阵维冈竞技之时的中场训话那样,他有能力激发球员们的斗志。他也有温柔的一面,他在与球员交谈之时保持着足够的包容性。信任是一个他经常使用的词汇。

瑞安-杰克稳定的状态以及与杰拉德相似的性格,成为杰拉德关系最密切的球员之一。巴里西奇被杰拉德锤炼成“格拉斯哥流浪者关键一员”。他还与康纳-戈德森、乔-阿里博敲定了合约——这些都是球队不断进步的例子。

杰拉德知道在更衣室里当队长是什么感觉。他知道如何领导球员,将他们聚集在一起,激励他们,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。但是,对于那些球队边缘人物(或者不在杰拉德计划中的球员),杰拉德也会选择疏远。凯尔-拉弗蒂等人甚至说,杰拉德可以几周不单独和他们交谈。一名前格拉斯哥流浪者球员告诉记者:“”

那些加入这支球队的人,甚至在加盟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球队的期望是什么。它的部分原因在于杰拉德决心提升球队基础设施在联赛中的水平,以及后续的走向。杰拉德会如实告诉球员,他会如何努力创造最好的环境,争取最大的支持。“没有借口”,这就是他们的座右铭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在本赛季展现出来的统治力如此强大,几乎是不可复制的。他们正追赶着罗杰斯在2017/2019赛季创下的得分纪录(106分),而32场比赛仅丢9球的出色纪录,让他们接近打破欧洲的防守纪录。

这一进步是训练场上三年努力训练的自然结果。对战术策略的深刻理解,已经定义了这支格拉斯哥流浪者——这一点已经在欧洲赛事中得到了证明,同时也帮助他们在国内联赛、杯赛中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。

这一切,都始于杰拉德的第一次演讲:他讲述了自己对球员们的期望,而比尔则描述了球队的战术蓝图。

球员们为积极的战术策略和清晰的前景感到兴奋。比尔细致讲解了球员的场上角色,解释了防守型中场、中后卫和其他位置在整个战术体系中的任务。当他们调整战术体系中的一部分,或者其中一个角色之时,他们不会说名字,他们会谈论这一位置上的号码。他们的语言简洁明了,当他们确实改变了一些东西之时,球员们对场上号码的熟悉,意味着指令是清晰的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紧凑的阵型,让他们在中后场展现出了令人惊讶的控制力。对阵布拉加的比赛中,格拉斯哥流浪者更是展现出了大师级的水准——当然,最具决定性的表现,可能是他们在去年10月2-0击败凯尔特人的比赛。康纳-戈德森在比赛早期的进球,意味着格拉斯哥流浪者愿意让凯尔特人在比赛中获得更多的控球权,而自己将更多精力放在防守之上。格拉斯哥流浪者确实做到了,2-0的胜利让他们在积分榜上取得4分的领先优势。同时,格拉斯哥流浪者在这场比赛中舒适的控制,让这场老字号德比愉快得如同一场训练赛。

教练组通常会在比赛日前通过内部会议,制定具体的比赛策略。在接下来的训练中,教练组会在一块小场地上布置11个假人,模仿对手的阵型。然后比赛日11名首发球员会在防守位置上进行“攻略”,根据教练的要求来进行跑位。通常,11个假人中至少会有一个标红的假人,这就是格拉斯哥流浪者在比赛中触发“压迫陷阱”的“开关”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在谈论“控制比赛”和“控制球场”之时,会将球场分为三个部分。他们会谈论“我们的区域”,“我们的组织”,以及让对手进入的区域。这种简短而清晰的语言被反复使用,它被认为是提供给球员清晰信息的关键。

在视频分析环节,某些词组会在屏幕上以粗体字的方式显示出来,以显示他们在前一个案例中做得好的关键信息。“保护中路”、“对角线跑动”、“紧抱底线”和“反抢并组织进攻”都是现在球员们所熟悉的短语。

在赛前更衣室的墙上,还挂着各种各样的图示,以供球员参考。他们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比赛的各种细节,格拉斯哥流浪者对阵布拉加的欧联杯比赛首回合之后,球队的变化也说明了这一点。杰拉德只用了2次30分钟的演讲,便纠正了球队在应付布拉加之时遇到的问题,并给哈吉和肯特分配了具体的场上任务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次回合比赛中哈吉为肯特送出助攻,攻入了比赛唯一进球。

在享受了一个出色的开局之后,杰拉德率队杀入欧联杯小组赛,并10年来首次在联赛中击败凯尔特人。但在那个赛季的下半程,格拉斯哥流浪者逐渐放缓了自己前进的脚步——杯赛中被阿伯丁击败,联赛中也逐渐退出了争冠行列。

杰拉德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上赛季的他们看起来已经破解了成功的密码,但他们不知道怎么的,在联赛杯决赛中输给了凯尔特人——浪费了5次绝佳得分机会,罚丢一个点球,并且还有一粒进球被判罚越位。

次年伊始,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状态出现了明显的下滑,这似乎也是命中注定的。也许杰拉德对利物浦的热爱是如此神圣,在其他地方是不可能被复制的。

杰拉德在格拉斯哥流浪者的第三次尝试,终究是收获了成功,但当初谁能预料到这个赛季的成功呢?

去年2月,当杰拉德被20多名记者包围之时,他显得如此孤独。他的回应如此犹豫不决,摇摆不定,就像是在发出求救信号一样。他说:“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,我需要做一些真正、认真地思考。”

当记者问及杰拉德夏天的计划是否包括自己的主教练岗位之时,他说:“我只是需要想想,我需要思考。我现在很痛苦,因为我想在这里赢球,我不顾一切地想要在这里赢球,但我的球员们却没有这种感觉。”

那个月29日的苏格兰杯中,格拉斯哥流浪者0-1不敌哈茨,这让杰拉德不得不接受第二个无冠的赛季。而且他们在那段时间的9场比赛中,白白丢掉了13分。

一位更衣室消息人士承认,你“可以看到压力的累积”,但杰拉德在那段时间里一直保持着冷静,并鼓励他们继续努力走出困境。教练组竭尽全力阻止球队的衰落。他们召开了会议,做了额外的战术工作,但这并没有真正为球队带来胜利。

莫雷洛斯在上半赛季攻入了29粒进球,但他在下半程比赛的头三场比赛中都遭遇禁赛,并且复出之后也没有能够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。关于续约的谈判破裂了,并因为纪律原因被球队放弃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在冬歇期间前往迪拜——凯尔特人也在迪拜进行冬训——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崩溃原因。但无论是在当时,还是之后,任何与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内人士交谈过此事的人,都断然否认在迪拜发生过任何可能破坏赛季球队表现的事情。

当格拉斯哥流浪者输给哈茨之后,看起来他们已经跌到了谷底,他们之后又在主场0-1输给了汉密尔顿。这并不是说他们在比赛中迷失了方向——他们有71%的控球率和31次射门——但几乎每场比赛都有一个突然到来的灾难等待着他们。很多球员都犯下了一些并不常见的错误。

对阵汉密尔顿的比赛中,有相当一部分球迷在比赛第8分钟起立鼓掌一分钟,以示对杰拉德的支持。比赛第57分钟,大卫-莫约在防守之时出现了滑稽的失误,这使得此前的掌声突然就变成一种“有毒的讽刺”。

唯一值得肯定的地方是,球队保持着“愤怒”,并没有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态度。杰拉德的球队已经证明了他们有能力在一段时间里夺得冠军荣誉。诚然上赛季他们最终败了,但仍有一种强烈的信念,让人相信他们仍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人们相信杰拉德,在那些黑暗时刻,确实思考过这是否是他在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尽头。但是,就在他回想1-3不敌勒沃库森的比赛之时,阿尔特塔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消息,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球队确保每名球员都在用健身App监控自己的运动状态。球员们被分配了各自的计划,然后被分成六到七组,向体育科学家或者教练组的特定成员汇报自己的状态。那是四月的第一周,在苏格兰足协确认4月30日之前不会有任何比赛后,格拉斯哥流浪者决定第一时间将球员们送回自己家中。球员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息,但米尔森的任务是帮助球员在充分休息的同时,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,以便于重返赛场。

在没有确定归队时间的情况下,一些球员认为有必要暂时休息一段时间。但仍有个别战术演练被发送到聊天群组,以确保球员单独训练之时,不会发生单调乏味的事情。对于史蒂文-戴维斯这样的球员来说,他则会通过与身为私人教练的姐夫,一起在家训练。

米尔森对细节的关注,得到了球员们的肯定。他被描述为“无情的”——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。球员们将穿戴设备戴在手腕上,它可以通过踪大量数据,包括睡眠和恢复状态。如果有人睡眠不好,它会通知健身团队,以便于寻找原因,调整训练计划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还与使用人工智能预测受伤风险的Zone 7公司建立了合作,以帮助指导每个球员所需的训练负荷和恢复计划。

杰拉德组建的球员领导小组——包括包括塔维尼耶、戈德森、麦格雷戈、戴维斯、杰克和斯科特-阿菲尔德——在这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他们协调了球队推迟3个月发放50%薪水的决定,同时从训练的角度来说,他们也起到了监督和管理的作用。

这段时间里,球员领导小组一直通过电话保持紧密联系,他们并非在意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这个糟糕的赛季,而是实时更新联赛的最新消息,并考虑每个人应该如何应对。他们往往会和教练组成员进行单独讨论,双方都会阐明各自的观点。他们向球员报告建议或者最新的决定,并且在必要之时代表全队进行发声。

这些定期的电话沟通,在个人训练方面也展现出了它的价值。球员们分成防守、中场、前锋等多个讨论小组,讨论足球,以及复赛之后如何踢球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在6月15日恢复了非接触式训练,并注意到一些球员的肌肉质量得到了提升。这当然有助于他们在本赛季展现自己强劲的实力,同时也增强了球员之间的联系,让大家能够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。

马克-沃勒医生是杰拉德带到格拉斯哥流浪者的。他非常值得信赖,并且会积极主动地与球员沟通,确保他们对疫情期间的所有行动都没有疑问。他制作了一份关于协议和程序的内部文件,并且还推荐使用了一系列有效手段,帮助球队防控疫情——然而,这似乎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高度警觉,乔丹-琼斯和乔治-艾德蒙森就因为在11月参加家庭聚会,而被苏格兰足总禁赛7场。然后,在今年2月,又有5名球员再次违反相关规定,遭到处罚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的训练设施标准,逐年都在提高,其中也包括训练中心的设施。杰拉德为球队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健身房,改造了理疗室和医疗室,增设了冷冻治疗单元,并且改进了餐厅。同时还增设了球员联络官。

在一线队更衣室内,杰拉德还设立了一个分析室,鼓励球员们相互合作。当然,杰拉德在一些非常细小的方面,也做出了令人惊讶的调整。2019年2月,在基马诺克门将巴赫曼被罚下的情况下,格拉斯哥流浪者分析小组的一名成员被告知要指示球员迅速进攻,不要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杰拉德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球队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,将埃布罗克斯打造成为了“无情的堡垒”,本赛季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净胜球优势,便是杰拉德在球队努力的最好证明。

当谈到为这个重要赛季做准备之时,杰拉德强调他们必须拥有创造力。再一次,人们的焦点放在了格拉斯哥流浪者的阵型之上。卡尔肖负责球队的防守训练,而麦卡利斯特和比尔负责中场、前锋的训练,杰拉德则在这几个部分中轮换。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,球员们发现这种训练模式,线日,在恢复正常训练之后,格拉斯哥流浪者继续按照此前两年的原则进行训练。当球员们重回训练场之时,大家的状态都有所好转,这或许也暗示了他们在夏天会有一个彻底的改变,但这更多是关于时间和共同发展的。这次季前赛中最大的不同是,8月1日对阵阿伯丁的比赛之前,他们将有接近7周的时间准备。

这意味着杰拉德所面对的情况,与2018年完全不同。当时的他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来准备首场欧联杯资格赛。同时也和上赛季完全不同,当时他们只有23天来准备欧联杯资格赛。

在每个部分的额外训练时间,意味着他们可以尝试完善球队的每个区域,并为前进奠定坚实的基础。格拉斯哥流浪者在训练中总是强调集体的重要性。所有球员需要拧成一股绳,防守球员也要参与进攻,进攻球员也要参与防守。

戈德森和塔维尼耶扛起了球队的进攻重任,就如同12月对阵标准列日比赛中,我们所看到的那样。格拉斯哥流浪者在角球处失去球权,但塔维尼耶会高喊着让球员继续逼抢,在对方禁区附近完成反抢。最终,他们赢下了球权,10秒后由阿菲尔德破门得分,将场上比分改写为3-2。

格拉斯哥流浪者知道,如果他们想要在整个赛季都保持这样的状态,去争夺联赛冠军,那么他们需要更强大的领导力,以及更出色的质量。莫雷洛斯不太靠得住,但他们仍旧拒绝了里尔的报价,留下了这名攻击手。杰拉德自执教球队以来,已经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了超过3000万英镑的资金,为球队带回了40余位球员。如果没有这笔资金的支持,或许格拉斯哥流浪者并没有办法在本赛季夺得最终的冠军,但值得注意的是,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工资账单仍比凯尔特人少1000万英镑。

凯马尔-鲁夫——被视为莫雷洛斯的替代者——和塞德里克-伊登驰援锋线,后者更是为球队在进攻上提供了另一种选择。

在本赛季的头几个月里,格拉斯哥流浪者就占据了主动权。8月对阵利云斯顿的平局,一度让人们担心球队可能没有从上赛季的失败中吸取到教训,但杰拉德坚信一旦新援融入球队,情况将大不相同。

尽管鲁夫在过去几年时间里,一直与腿部肌肉损伤作斗争,但加盟格拉斯哥流浪者之后,他很快展现出了自己的影响力。他聪明的跑位,以及额外的火力支持,使得格拉斯哥流浪者变成了一支更强大的球队。但这支球队真正强大的原因,仍在于整体的提升。

本赛季格拉斯哥流浪者会有五六名球员成为年度最佳球员的候选人。8月到10月期间,肯特表现优异,阿菲尔德自去年9月开始,两个月的时间便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绩。12月中旬前,塔维尼耶的状态有如神助。麦格雷戈自1月以来,在比赛中做出了一系列精彩且关键的扑救。即便是莫雷洛斯,他也“焕然一新”。

这还不包括他们坚如磐石的防守,阿里博、哈吉、卡马拉和戴维斯,他们都有着出众的表现——戴维斯很有可能成为年度最佳球员。

莫雷洛斯的“复兴”令人印象深刻,他在最近几周展现出了自己的最佳状态,而且即便没有火力全开,他亦能够成为球队进攻的关键一环。

莫雷洛斯不是那种会因为竞争者的到来,而激发出更大斗志的人。尽管鲁夫的到来,确实对莫雷洛斯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,但两名队友眼中的他,仍然是“一个大孩子”,“在训练中像公牛一样跑来跑去”。

去年夏天,有消息表示杰拉德仍处于角色转换的过渡期。去年12月,杰拉德告诉媒体,他在寻找“平衡”。本赛季格拉斯哥流浪者前进的道路上并没有太多的坎坷,但在去年12月的联赛杯四分之一决赛中,他们以2-3输给了圣米伦,错失了夺取国内杯赛冠军的机会。

杰拉德会怎么处理?他之时装出一副勇敢的样子,走到没提前,热情地说了声“你好,小伙子们”,然后诚实而坚定地发表了讲话。

无论如何,在杰拉德的带领下,格拉斯哥流浪者已经取得了28胜4平的惊讶成绩,提前6轮加冕联赛桂冠。明年,杰拉德将有机会再次征战欧联杯,并有机会取得更大的突破。

大卫-金说:“杰拉德在球队缓慢而持续的进步中,绝对有着关键作用。我找对了人,他关注球员的素质和性格,而且不仅仅是素质。他非常自律,有耐心。他在不断追求改进球队的过程中坚持不懈。这个赛季我们看到了,我想下个赛季还会是一样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